第4の使徒

推荐杂乱 谨慎关注
头像by @Phenolphthalein

理想主义者的价值

重温了天舞三部曲。最后一部的结尾,白帝站在栏杆边毫无预兆地把琴扔了下去,那把琴在浪尖里最后出现了一瞬,便消失在飞卷的洪流中。这个惊心动魄的尾声读完,一阵阵心跳如擂鼓,似乎突然之间窥见了主角的破碎的内心。

刚看这个系列的时候是初中,因为作者的名字很美,杜若,楚辞里面的香草“山中人兮芳杜若”。一时产生了好奇,以此为笔名的人会写出怎样风格的小说呢?就有点想看一看,加上当时卓越书友会目录里面的宣传语标榜的是“历史小说”,就买了一本。那个年代还要跑到邮局去填汇款单,寄出去三线小城市还要等两三个星期才能拿到书,所以期待值挺高的。

买回来的是三部曲中的第二本《青梅》。当时第三部《瑶英》还没有出版,只有第一、二部。第一部的名字也不是《甄慧》而是《失落帝都的记忆》。老实说,这个名字更好一点,尽管那个封面设计完全没买下手。甄慧,青梅,瑶英,这三个标题上的女人都只是故事的点缀,从头到尾都不是主角。甄慧和青梅只是“历史”的旁观者,瑶英则是一个配角;三部曲的明线主角是白帝子晟,暗线主角是先储承桓。这些当然都是后来才发现的,一开始只看了第二本的我,有很多地方都没看懂。承桓这个人物就和金蛇郎君一样,故事开始的时候已经死去多年,出场只存在于别人的回忆中。怀着好奇心去找来网络版看了,才把里面的暗笔对应上。

毁童年的时候那个一二三部的评价看得人莞尔,《甄慧》是“白富美不甘做同妻”,《青梅》是“同妻的三从四德”,《瑶英》是“同志骗婚终遭报应”。喂喂,对子晟好一点……总之,得知这部系列作里居然隐藏着这样不是BL胜似BL的暗线后,重温时候的心态就大不相同了。第一次看《失落帝都的记忆》时,宣传语主打三角恋,回头想想,承桓喜欢甄慧(其实是甄慧的母亲九公主),甄慧喜欢子晟,子晟则对承桓抱有仰慕、折服、嫉妒不甘和取而代之的心态,三根箭头正好可以连成一个环,狗血满载!

和甄慧类似,子晟的人生轨迹,都严重地受到了自己的出身和童年经历的影响。甄慧是急流勇退的隐士,置身事外,无论感情还是政局都抽身离开,退得聪明,完全遵照了九公主生前“远离帝都”的告诫。子晟则野心勃勃,从未停止。子晟的身世也充满了狗血,子晟的母亲月娥出场时的美貌描写让人想起越女剑里的西施,她惊世骇俗的举动也变成了世人口中的传奇,但传奇不会写故事落幕后那些ugly truth。在流放地,子晟的父亲度过了失意的一生。男人得到了爱情,便开始为权力失落。帝王之家追求爱情的代价是残酷的,不知道他是少年冲动盖过了理智,还是原本就对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没有清晰的认知。总之,郁抑的一生给子晟带来了童年阴影,也塑造了他追求权力的心性。在面对与当年类似的局面时,子晟最终放弃了感情,选择顺从天帝,自己登上权倾天下的那个位置。不得不说,父母的不幸福、不快乐对子晟来说是活生生的教训,他的生存环境也促使他变成了一个现实的人。

与白帝子晟作为镜像的是先储帝承桓。承桓是整个三部曲的暗线主角,即使在他活着的第一部里,他的个性与作为也都是从甄慧和子晟这两个对他存有仰慕之情的人视角展示的,这便造就了一个完美的形象。子晟是华丽阴郁的,而承桓是高洁而仁爱的。如果从角逐帝位的角度而言,无疑子晟是更合适的人选,他的手段更容易得到认同。然而,将问题放大到治理国家的层面,就不得不推翻这一点了。

在逃去凡界的时候,很多人会质疑承桓的选择,做出这样的选择、这样的牺牲有意义吗?包括他为此放弃的部分,恐怕所有人这时都没有想到他会走向死亡,但在承桓死后,似乎人们又发现,他的死亡是顺理成章的。他一步一步走向了最终的境地,这是个脱缰野马一样的结局,但却一定在先储的意料之中。包括在这次事件中子晟的选择,也一样在他的意料之中。子晟会代替他成为天帝的继承人,总揽大权,这种可能性对承桓来说,起用对方的时候就一定会考虑到到,然而他还是选择了自己的路,把天下交代给了子晟。凡界对战这一幕会成为子晟永远难以忘怀的场景,这也是承桓所希望的。对一个掌权者而言,站在一片生灵涂炭的修罗场上,感受到一切成败皆难逃脚下尸骨累累血流成河,才真正悟得天下太平之珍贵;站在剑拔弩张的两军阵前,听到呼喊声响彻天空,才能明白民意汹涌如洪水滔天势不可挡。承桓的死亡,让子晟完成了从争权者到统治者的心境蜕变。

成王败寇,是我很不喜的一句话。它原本只说一种现象,不知何时竟被奉为真理。而当它成为真理,后果就是,其信奉者只崇拜强权,不崇拜正义,只关注结果,不在乎手段。才给了精英淘汰一个滋荣的舆论环境。
还有一句话,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总喜欢把自己代入为将,但大多数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只是被踏在脚下的骨。

我赞美所有一切对众生含一念之仁者,所有一切为众生而敢斗争者、而敢放弃者,无论他是古今、中外,是领袖、是知识分子、是军人、是平凡人,无论他最终成功或是失败。人类历史的轨迹虽不完全由他们推动,但人类历史的轨迹要靠他们扳正。

本来是想归纳一下子晟/承桓的JQ的,结果写来写去,都是承桓,只好另开一篇了。理想主义者是宝贵的。曾经年轻而天真的自己,坚信着黑是黑,白是白,正是正,误是误,信任着仁义终可战胜诈诡,正直终可打败邪恶。唯独不肯相信的,就是生存的这个世上,其实更多的是失败的王者和成功的贼子。人一旦开始接受现实,就不再妄想逃脱。从这个角度上讲,承桓,以及其他一切理想主义者都是宝贵的,因其超越狭隘读者的怯懦、退缩和逃避的、勇敢的信仰和人格,闪耀于失落的精神境界。

评论
热度 ( 2 )

© 第4の使徒 | Powered by LOFTER